人民日报刊文:筑牢公民个人信息安全防护墙



移动APP强制授权,过度索赔,过度收集个人信息存在大量,非法使用个人信息的问题非常突出

几天前,有媒体报道。 2019年上半年,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累计协调了177个国内移动应用下载服务,删除了1190个移动互联网恶意程序。与此同时,该中心还在监控中发现,在目前成千上万具有大量下载量的移动应用中,每个应用程序平均收集20个个人信息和设备信息,并且大量APP检测到其他APP或读取并编写用户设备文件。异常行为对用户个人信息的安全性构成潜在威胁。

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从社交到旅游,从办公到娱乐,APP已经应用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移动互联网终端应用已成为互联网用户的主要切入点和互联网信息服务的主要形式。这意味着APP的用户安全不仅与个人权利的保护有关,而且与公共利益的一部分有关。

在围绕APP的各种问题中,用户个人信息的“跨境”收集一直很高。据统计,中国的应用商店数量已超过200家,已申请近500万件。下载总量已超过一万亿,发展势头迅猛。但是,有大量的移动APP强制授权,过多的索赔和过多的个人信息收集。非法使用个人信息的问题非常突出。用户数据问题之所以经常影响公众舆论,不仅是因为数据商业化造成的“大数据查杀”,而且在数据泄露的情况下,这类信息往往会出现电信欺诈,勒索,恶意账户。登记等犯罪提供“精确指导”。

在数字经济时代,APP安全所代表的网络安全与个人隐私保护,工业级技术竞争,创新发展,国家级数据安全和全球数字竞争力有关。网络安全政策应侧重于保护用户的个人权利,并鼓励社会充分合理地使用数据,以提高公众对技术和数字经济的信心。

自今年年初以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已与相关行业主管部门共同起草了一系列法规,如《数据安全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规定(征求意见稿)》,并公开征求意见。在治理层面,公安部,工业和信息化部以及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也正在组建治理联合力量。公安部等部门继续采取专项行动打击网络整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安全,有效建立公民个人信息安全。防护墙。

当移动互联网为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强大动力时,也给社会治理带来了新的挑战。对于创新发展中出现的这些新问题,我们应该在治理上充分遵循“包容,审慎”的原则,让它们在规范中发展,规范发展。

(原标题《筑牢公民个人信息安全防护墙》)